滾雪球,股份無限制,把握戰事中的機會
  榮氏家族,做大了麵粉和棉紗
  抓住麵粉工業的黃金時代
  高仲泰,是《紅色資本家榮毅仁》的作者。他說自己懷著對中國民族工商業首戶——榮氏家族的敬意,寫完了這部非虛構長篇小說。
  作為榮氏兄弟的老鄉,高仲泰對這個家族的創業故事從小就耳熟能詳。在上世紀八十年代,高仲泰曾系統地研究相關史料,寫過一些紀實性的文章。後來,他也與人合作創作了電視連續劇《榮氏兄弟》,這是我國第一部反映民族資本家命運的影視作品。在編劇過程中,他還有幸採訪了榮毅仁。
  “時任中信公司董事長的榮毅仁,在國貿大樓里接待了我們,他談到了榮家在夾縫中起家、發展的歷程。他說,民族資本家當然追求發家致富,但胸襟氣象卻是家國天下。”高仲泰說,急景凋年,比如一戰,榮家謀求實業救國,窮則獨善其身,達則兼濟天下。
  “滾雪球”,則是高仲泰認為榮氏家族在一戰中興盛發展的經濟準則。“滾雪球就是,辦了一家廠就去銀行貸款,馬上辦第二家,然後把第二家廠押到銀行去, 然後辦第三家。這是榮家經典的案例。” 高仲泰說,這使得榮氏的家業擴張特別快,在這之前,人們都是有了錢以後再去辦廠,辦好了廠以後再去銀行貸款。
  就在榮宗敬32歲生日那天晚上,兄弟倆在鴻升碼頭,有過一場經典對話,被記錄在榮氏家族史《榮氏百年》里:
  “你還記得小時候滾雪球的事嗎?”榮宗敬好像在自言自語,也好像在發問,還不等榮德生說話,便接著說道:“捏個雪團,滾上雪,慢慢推,然後猛踢一腳,雪球飛奔向前,越滾越大。”記憶閘門在這個特殊的夜晚被忽然喚醒,只是榮德生不解大哥為何重提舊事。
  顯然不是單純的回憶。榮宗敬又說:“辦廠與滾雪球不是一個道理嗎?採取‘驢打滾’的辦法,在推進中不斷發展,這樣,別人尚在彷徨,我已發展壯大。”沉默片刻後他又發願: “從現在起,工廠不管好壞,只要有人賣,我就要買。”
  高仲泰說,當時的情況是,列強們到上海採購麵粉,不論品牌、質量,一律兼收。
  中國麵粉工業由此進入空前發展的“黃金時代”,不但暢銷國內,並且遠銷歐洲,中國一改往日忍氣吞聲局面,由入超(逆差)變為出超(順差),搖身一變,成為麵粉出口大國。
  “任何麵粉廠老闆都不想錯過這輪發展時機,想方設法增大產量。只要生產,就有市場;只要機器開工,便意味著滾滾不斷的財源。”
  “歐洲列強原本開在中國的廠家,因為急於出手,大多降價以求。”《榮氏百年》編撰者杜博奇說,“以較低的成本使用現成工廠,可免除一系列建廠開支,降低經營風險。”
  “榮氏企業不僅兼併了歐美外商的企業,還兼併了日本商人的企業。“高仲泰說,這在中國原來是不可能的,但是因為一戰,客觀上給了榮氏,以及其他的一些民族企業家,這樣一個機會,使得中國的民族企業獲得了一個黃金髮展時期。
  “為了加強生產力,榮氏改進技術、控制原料、提高質量,所以,榮氏出品的‘兵船’牌麵粉, 成了名牌麵粉,國外大量訂購,一份訂單往往就幾十萬包麵粉,使得榮家的麵粉走出了國門。”高仲泰說,在一戰前,則是英國、法國、澳大利亞以及南洋各國的麵粉,占領的中國市場。
  同時,在高仲泰的考證里,榮氏的“兵船牌”麵粉,不僅成為歐洲商人爭購的牌子,也成了中國當時對外出口的標準粉,也就是說,麵粉出口必須要達到榮氏麵粉的標準。
  從1914年到1918年,經過“一戰”洗禮,榮氏麵粉事業獲得脫胎換骨的飛躍。榮氏經營的麵粉廠, 由原來的兩家增加到八家,並由原來集中在上海無錫的廠址,發展到漢口、 徐州、濟南, 日產能從13900袋提升至42000袋,雖然如此,產品仍舊供不應求,售價隨之提高,年均盈利率達80%。
  一戰期間,為百年家業打下基礎
  1914年秋天,榮宗敬發願:“我能多買一隻錠子,就多得了一支槍。總應在50歲時有50萬紗錠,60歲時有60萬,70歲時有70萬,80歲時達到80萬。”在他心中,這是進軍紡織業的宣言,也是他“實業救國”的目標。在那個兵荒馬亂的年代,多一支槍,就是多一份保家衛國的實力。
  1914年底,國內棉紗市場正處於變革前夜。
  “因戰事牽連,交戰國由生產過剩轉入生產不足,紡織品緊缺,致使價格急速攀高。” 杜博奇說,“一夜之間,由傾銷轉為進口,曾經在中國市場鋪天蓋地的洋紗、洋布轉眼間消失無影。”
  杜博奇說,突如其來的改變讓中國棉紗界一派鼓舞,各家工廠加緊擴張步伐,爭搶洋人留下的市場空白。“因供小於求,棉紗廠獲利倍增,社會上流傳‘一件棉紗賺一隻元寶’的說法,雖有誇張成分,亦可見此項事業誘惑力之大。”
  1915年,麵粉廠籌建有條不紊,榮氏兄弟開始把更多精力投放到紡織業。
  1915年10月,當36台英國進口紗機開始轉動起來的時候,歷時5個月的籌建工作宣告結束。榮宗敬、榮德生為該廠定名“上海申新紡織廠”,即申新一廠,作為其棉紗事業的新起點。
  申新的組織形式別具一格,與多數企業採取的股份制公司形式不同,它採用了股份無限公司的形式。企業不設董事會,股東會亦無大權,經理總掌大局,對企業全權負責,甚至擁有不經股東會改組企業的權力。此外,為保證股權結構穩定,股東股份只能在內部流通,公司章程規定,“股東非經其他股東全體允許,不得以自己股份之全數或若干轉讓給其他人”。
  “辯證地看,管理者缺乏約束,容易獨斷專行,但結合當時實情,卻能有效避開繁瑣的討論程序,當機立斷,不至於錯過市場機遇。而且,以榮氏能力,大可贏得股東信任。”杜博奇說。
  這種組織結構的優勢很快顯現。申新開工僅兩個月,1915年底即實現2萬元盈餘。企業利潤節節攀高,到1916年利潤達11萬元,1917年達40萬元,1918年為80萬元,1919年達到100萬元。
  正是由於在一戰中,榮氏家族獲得了興旺的發展,給他們接下來的百年家業打下了堅實的基礎。申新紡織廠後來發展到9家廠,遍佈蘇州河兩岸及無錫、漢口、濟南等地。
  “榮毅仁談到其父榮德生時動情地說,父親將畢生精力都投於辦廠,賺了錢,致力於公益事業,極其慷慨,而個人生活卻很簡樸。鑒於社會道德淪喪、世風日下的現實,他請人編印《人道須知》,疾呼要繼承發揚誠實、篤信、勤勞、崇儉等傳統美德。”高仲泰說,榮氏後來能致力於教育公益事業,物質基礎,恰恰是在一戰中打下的。
  (原標題:榮氏家族,做大了麵粉和棉紗)
創作者介紹

普通話

kq46kqlwn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